KPI沒寫要贏台灣大 井琪:行動營收我們已經超車了

分享到

遠傳總經理專訪1(中央社記者江明晏、蘇思云台北16日電)電信業5G大戰開打,遠傳電信重金買頻譜,拚彎道超車。總經理井琪說,「我KPI裡沒寫著要贏台灣大」,若比較行動營收,「我們已經超車了」,未來市占率若贏了,那只是水到渠成。

今年初,一場銀彈四射的5G頻譜競標戰役落幕,遠傳電信在黃金頻段3.5GHz取得80MHz,與市場老大哥中華電信的90MHz相當接近,也贏過台灣大哥大的60MHz,展現「彎道超車」決心,背後掌舵者正是2018年底接任遠傳總經理的井琪。

井琪接受中央社專訪的這天,正是遠傳5G開賣滿一週,雖被中華電信、台灣大搶在前頭,她一派氣定神閒地表示,「其實遠傳理想開台時間是在暑假」,主要考量7月5G手機陣容還不夠豐富,她理解中華電有國家隊使命,遠傳決定一起提前、但禮尊老大哥,後來聽聞台灣大「也要來卡位」。

不過,由於當時兩大對手遲未宣布5G開台時間,「我不想再諜對諜了」,井琪當機立斷,看了「黃道吉日」就選在7月3日辦發布會,而遠傳也是國內第一個宣布5G開台時間的電信業者,顯示遠傳「走自己路」的果決。

井琪:贏台灣大不是KPI 是水到渠成

國內電信市場呈現三雄與兩小的格局,以行動用戶數來說,中華電信市占率36%穩居龍頭地位,台灣大哥大略勝遠傳電信,但兩者用戶規模都在700萬戶左右。

「我的KPI(關鍵績效指標)沒寫著要贏台灣大」井琪坦言,遠傳和台灣大的市場地位本來就很接近,如果未來市占率贏了,那只是「水到渠成」。

記者詢問,遠傳是否要在5G時代「彎道超車」,井琪爽朗地說「我們已經超車了」,雖然台灣大市占率略高,但遠傳連7個月的行動營收超過台灣大。她更表示,「除非我業務團隊真的不會打仗,不然這樣好的頻譜、服務、技術,價錢一樣的話,沒理由不用我們的」,井琪對拿下5G市占顯得信心十足。

根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統計資料指出,遠傳行動通訊整體營收自2019年第2季起超過台灣大哥大;今年首季遠傳行動通訊整體營收新台幣101.1億元、台灣大95.8億元。

井琪:電信業頻譜投資 一分錢一分貨

回顧5G競標大戰,標金失速衝上1421.91億元、創全球第三高,遠傳重金豪擲430.42億元,在黃金頻段3.5GHz及中高頻段28GHz取得80MHz及400MHz,並自喻取得的位置是最肥美的「魚前腹」。

井琪表示,競標結果對遠傳來說是「求仁得仁」,原先就設定拿下80MHz的目標,以頻譜大小和頻譜位置來說,遠傳都恰好拿到所需要的(we got what weneed);她也開玩笑地說「我當然希望用半價就能買到」,但無奈五雄之爭太激烈。

「電信業投資頻譜就是一分錢、一分貨」,她分析,各家都因吃到飽受傷,但如果有業者的4G頻譜原本就捉襟見肘,5G頻譜又標不夠,還要分出來支援5G,那原本4G體驗一定「很糟糕」。

遠傳5G建設導入AI 年底雙北涵蓋率拚80%

井琪曾在美國電信巨擘AT&T工作長達23年,一路從網路控制中心資深經理、網路性能研發總監升至技術發展部門副總裁,她以網管起家的經驗憑心而論,遠傳導入大數據和AI的進程甚至比AT&T更快。以這次疫情來說,遠傳更精準優化三角定位技術,協助追蹤居家隔離者,在錯誤回報的千件案例中,遠傳只占28件,比例極低。

盤點5G建設計畫,井琪表示,至今年底,遠傳預計在3.5GHz建設4000座基地台,以全國來說涵蓋率約是55%,台北涵蓋率80%、新北77%、高雄75%,其他主要城市也是70%左右;初期建設不會「遍地開花」,基地台選站則導入AI技術,並進行5G早鳥用戶人流分析。隨著時間推移,5G建設則會「雨露均霑」,遠傳提交給NCC的計劃書承諾3年會超過6000座基地台,她說,「事實上一定會超過這個數字」。

「4G跟5G中間的優化(optimization)如果做不好,你做5G時會傷害4G」,井琪表示,5G服務同時也考驗各家電信業者調配4G、5G全網的技術,遠傳採用愛立信科技,在4G跟5G的頻譜分配上,可因應尖峰時間動態調整,也因此遠傳的5G測速和中華電在「伯仲之間」,雖然遠傳3到5年得投資200、300億元,但「我都跟徐董事長說『養兵千日用在一時』,到了5G時代就會做出差異(make difference)」

5G開放「3共」 井琪:合作對象首重誠信

電信管理法上路後,開放5G「3共」(共頻、共建、共網),遠傳是否會與其他業者合作,井琪表示,雖然技術會有些挑戰,但都不是問題,最關鍵的還是合作對象的「誠信」,以及商業模式是否「雙贏、多贏」。

而「公平性」也是一大探討重點,她舉例,法規已確認5G可開放3共,但現在有業者喊話要打造3G共用平台,等於是「推翻遊戲規則」,對已出錢建設的業者來說不公平。

台灣市場規模小,卻擁有5家電信業者,井琪不諱言認為,「電信業是重資產的產業,3家是比較理想的市場」。是否會考慮併購其他業者,井琪坦言,如果併購是為了付錢「清理戰場」,那麼誰來出面恐怕是很費解的問題。(編輯:張良知)1090716